欢迎来到美高梅官方网!

百名媒体人探秘世界唐卡之最

来源:海东日报作者:张傲 陈钰月编辑:陈艳发布时间:2021-05-25 查看数0

5月20日,“媒说青海——百名媒体人看青海”活动正式启动,来自全国各地近百名媒体人齐聚青海参加活动。

本次活动首站,百名媒体人一同来到青海藏文化博物馆。缘何首站要放在青海藏文化博物馆,它又有着什么样的独特魅力?本报记者带您一览青藏高原唯一一座反映独特藏文化的综合性博物馆。

民俗文化物质与精神的集合

藏族是居住在青藏高原上的主体民族,民俗文化内容包含丰富,民俗文物多姿多彩,服饰、饮食、居室、节日娱乐等,都为我们演绎出藏族丰厚的历史文化变迁与升华的过程。藏族是世界上最爱美的民族之一,在他们心中,美不仅是精神的需要,也是物质的象征,是藏族生命内容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走进青海藏文化博物馆,这一点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各种器物用具、藏式服饰、饮食文化等都一一展现出藏民俗文化的特色。

据介绍,在藏文化里衣服不仅仅是服饰,通过服饰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地位高低。藏族服饰的质地和花纹都是有严格等级规定的,女子的装饰品则是财富的体现,珍珠、珊瑚、绿松石、蜜蜡等各种质地的项链都是按照自家的财力而佩戴的。

藏毯,也是藏族较有代表性的手工艺品之一。生活在雪域高原的藏族人民,为了防湿御寒,很早便开始制作地毯,在中国手工地毯中,藏族卡垫是最具特色的地毯之一,在藏语中,“卡垫”即“覆在上面的垫子”之意。藏族卡垫经历了由“溜”“尺不戒”到汪丹仲丝,再到江孜卡垫这样一个演变过程,约有3000多年的漫长历史。之后,卡垫作为贡品进入宫廷而名声大噪,贵族、寺院纷纷订购,一时在江孜地区形成了“家家有机梁,人人会织毯”的兴旺景象。

藏医学 医学史上的奇迹

提到藏文化,不得不提及的就是藏医学。几千年来,藏族人民在号称世界第三极的青藏高原艰苦的自然环境下,创造出藏民族自己的医学理论体系,其中曼唐更是医学史上的一个奇迹。

曼唐——藏医学发展史上出现的特殊而形象的教具。“曼”是“医”或“药”的意思,“唐”则是藏族文化中特有的“唐卡”的简称,也就是一种卷轴画。“曼唐”就是医用教学挂图。曼唐在解剖学方面,对人体骨骼的形容很具体,认为人体有360块;在生理方面,对胚胎历程的描述也很细致。

当记者走进青海藏文化博物馆曼唐展厅时,讲解员正在给几位游客介绍一幅很具有代表性的曼唐,这幅曼唐对女子妊娠反应、孕期注意事项和分娩征兆的描述,同现代医学极为接近。同时,极为形象地描述出胎儿发育过程中出现的鱼期、龟期以及猪期的顺序,与脊椎动物、鱼纲、爬行纲、哺乳纲,即人类进化顺序相一致。

藏医学的医疗器械也非常“神奇”。约在2000多年前,这些医疗器械就已广泛应用于临床外科手术实践。从曼唐上可以看出,藏医学的医疗器械非常精细,而且功能明确。仅探针就有九种,两种用来探测头伤,七种用来探测四肢不同的外伤,甚至连用来治疗白内障的小刺针都有五种不同的型号。

藏文书法 艺术宝库中的珍品

藏文书法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2008年,藏文书法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早在3000多年前,藏族社会已有了文字,最早的藏文叫达斯奔益。在它的基础上雍仲本教的创始人丹巴辛绕时期出现了大玛尔文和小玛尔文,还产生了天成文和斯益文。那时已有了书法艺术,并产生了艺术流派。

藏文字的发明是青藏高原人类文明发展中迈出的重要一步。记者看到,藏文化博物馆以青藏高原先民的文明史、藏文字的书体演变发展为主线,包括不同历史时期的代表性碑帖、文诰及其他文献书籍、手写本上的藏文书体等,以及新石器时代的石器、陶器、托佳、天珠来展示藏民族早期文明成果和藏文书法艺术形态美和艺术神韵。

藏文化古老、悠久、深厚、博大,它诞生在世界屋脊这块神奇的大地上,具有淳厚的高原气息、浓重的乡土特质和明丽的雪域色彩。它的文学、哲学、医学、音乐、绘画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这些灿烂文化的背后,都离不开流畅优美的藏文书法艺术。藏族人民历来十分重视书法艺术,重视书法练习。孩童入学之初的头几年,主要是学习书法,打好书法功底。在西藏地区,孩童一般是用习字板练习,达到一定书写功底后,才能在纸上写字。从藏文产生至今,先后共出现了乌金、徂仁、白徂和酋体等数十种字体,书写迅疾、形体优美流畅的酋体,成为最实用、书写最快捷的书体,被广泛运用。字体或书法是西藏人民非常重视的一件事,经过刻苦练习,一般有书法功底的人能书写六七种书体,经过千百年来的沉积,有关藏文书法的书经、笔论,有上百种之多,藏文书法早已成为祖国艺术宝库中的瑰丽珍品。

《彩绘大观》世界唐卡之最

在青海藏文化博物馆内有一件特殊的巨幅唐卡——《中国藏族文化艺术彩绘大观》(以下简称《彩绘大观》)。《彩绘大观》是由画家宗者拉杰历经27年策划、设计,借款自筹经费并带领热贡艺人为主的青、藏、甘、川、滇五省区400多位顶级藏族画师,利用4年时间,采用藏族传统绘画技法,用金、银、珊瑚、玛瑙、珍珠、宝石等配制而成的纯天然矿物颜料精心绘制。整幅画卷长达618米,宽2.5米,面积为1500多平方米,重1吨左右,绘有唐卡700多幅,上下两边堆绣镶边图案3000多种,在数量和规模上超过世界上任何一幅绘画巨著,是目前世界上最长的卷轴画,被当之无愧收入“吉尼斯世界之最”。

《彩绘大观》以藏族文化和艺术为主线展开,包括藏族历史演变、宗教源流、大众文化、医学药理、民俗风情等诸多内容,涵盖了藏族文化的方方面面,可称作藏民族的“百科全书”。画中人物形象生动逼真,笔画最细密处一平方米的画面上绘有300多个人物形象或30间宫房,在一平方寸的画面上有2480多个笔画。

如此巨著怎样制作的?据馆内工作人员介绍,上世纪80年代初,在发扬光大唐卡艺术思想的驱动下,1980年,该作品作者宗者拉杰开始着手绘制准备,1988年开始文字撰写,动笔绘制《彩绘大观》草图,七年间屡赴藏区实地考察,拜访藏区各专家学者采集建议,行程长达十万余公里。最终,克服重重困难,完成了《彩绘大观》的制作。

各地媒体高度评价藏文化

“看了《彩绘大观》,我感觉非常震撼。因为我平时比较关注非物质文化遗产,像我们甘肃也有唐卡大师,但是这样壮观的唐卡我还是第一次见,尤其是佛教的故事画得非常精细,能看出青海的工艺大师技艺的精湛,这种工匠精神也让我非常感动。”甘肃省青年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新华社签约摄影师张健告诉记者。

中国旅游报的王梦璐告诉记者:“之前在北京看到过唐卡展览,但都是小型的,在藏文化博物馆看到的这个唐卡太震撼了,恰好讲解员的父亲是这幅唐卡的创作者之一,听到他讲解的创作故事,我很感动,画师真的是把自己的热情和信仰都一笔一笔画进了作品。”

“作为内地人,以前只是听说过唐卡,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唐卡。来到藏文化博物馆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很震撼,后来听了导游的讲解,更觉得宗教文化让人特别敬畏。通过此次‘媒说青海——百名媒体人看青海’活动可以看到文化和旅游的深度融合,文化正以旅游的形式展现在市场上,让更多人去关注文化。同时,我认为我国正在文艺复兴之路上前行,这也是文化和旅游深度融合的一个实践。”中国旅游报社品牌活动部项目经理姜波说。